独行狼S

偶尔脑洞打开,自言自语
偶尔兴意大起,多产多发
偶尔生活古怪,不吃不睡

不偶尔,吾甚喜欢看剧集
不偶尔,吾甚喜欢画男性
不偶尔,吾甚喜欢搞创作

(自译)《反击》-第二章(4)

       话还没说完,但波特也知道他没机会再说这句话了。第一拳重击已经直接打向他的胃部,让他不禁倒吸一口气。第二拳则重重猛撞他的下巴,他的头因此往后一撞。伏特加酒瓶子从波特手中滑落,就在他失去平衡摇晃不定的时候,高子一跃而起,拿走酒瓶,然后直接就将酒从双唇之间灌进,一次性就喝了三四口。这对他的影响来得迅速且让人厌恶,他的脸挤成一团,他的靴子朝波特一脚狠踢,撞进他的胸膛。“去你妈的!你这个苏格兰混蛋!”波特尖声喊叫道。
       尖叫声响彻小巷,但波特估计也没有谁会听得见了。你可以举着斧头冲出这条小巷,高举斧头在小镇上这点地方杀出去,而且没有人会予以关注,甚至警CHA也不会插手干预小巷中这些冒险之事:他们对此置之不理。‘我可以尽情大声喊叫,没有人会来帮我,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
       强风呼啸挞着他的脸庞,和雨点一样狠,一样无情,一样不加思考地鞭挞着。那两个男人都站了起来,一个把伏特加酒酒瓶递给另一人。后者大口地喝着这纯粹的酒精,这更激发起他们的侵略意识,将明抢的行为升级为一轮暴打……他们结实的皮靴(其中一人有点衣衫褴褛)猛踢他的胸膛,他的脸庞,他的双腿。波特强忍着这顿殴打,左右摇晃,根本做不了任何反抗。他喝下的伏特加酒酒精麻痹了疼痛,而且他们用力打到他时,他几乎感觉不到殴打,但他知道他们对他这副早已虚弱不堪的身体正施行的暴行有多狠:浑身是血,在他脸上,在他手上,在他湿透的裤子上,但他们仍在暴打着他。‘我所能做的就是等他们把我打腻了,然后看看我最后是否还活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