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狼S

偶尔脑洞打开,自言自语
偶尔兴意大起,多产多发
偶尔生活古怪,不吃不睡

不偶尔,吾甚喜欢看剧集
不偶尔,吾甚喜欢画男性
不偶尔,吾甚喜欢搞创作

(自译)《反击》-第三章(1)

波特向下看着小河,污脏的水泥坑因为泰晤士河泥泞的河岸而正卷叠着。他把双手浸入泥水里,冰冷的河水让人为之精神。他往自己脸上泼了一些水,试着清洗掉脸上粘着的血。他沿着河流上游走了一里多的路,寻找着一个可以夜宿的地方。沃克斯豪尔第一个拱桥处的一个居住地已经被一些马其顿人搭起营火占据了,而且他们看上去是在煮着罐头食物。波特打着手势表示想加入他们,但他不知道这些马其顿人是受到了干扰——他现在就是在捣乱。一个不时有人在睡觉的废弃汽油站早已被一群打架者掌管了。波特也没心情去参加另一场打斗。他仅仅是需要个地方去休息一下大脑,直到他可以自己站起来,然后再次开始生活。

但那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可供休息的地方。在伦敦,他甚至找不到任何能勉强睡下又不用被打扰的地方。

某处的上方,些许月光光线试图划过天空,但基本上,天空仍是昏暗一片而且还在狂风暴雨。他在混凝土窗台上坐了下来,看向河流,感到这艰难的夜晚里,一阵微风吹拂着他。“就试着这样保持温暖吧,”他告诉自己,“直到明天。”

“约翰!”一个声音大喊。

【寻找我喜欢的音乐】法国AMiR二专-Addictions

http://music.163.com/album?id=36674248&userid=74889149

二专的音乐风格,感觉和一专挺不同的~~

虽然我听了半个多月也没分清所有歌曲(= =),

但是也要承认这是张不错的专辑!(实体专我已经入手,目前就等到货了)



(自译)《反击》-第二章(10)

“我需要一杯酒,伙计,”波特哭喊道,“只要一杯酒就行,看看我的样子……”。

“从这里滚出去。”马特说。

“我很需要酒,伙计。他妈的给我来一杯什么都行。”

马特把他推了出去,波特身体摇晃,但还能保持平衡。“你走吧,”他说道,“我们也许是个慈善机构,但也有严格的限制条件。而你正好坏规矩了。如果你酒醒了,我们还是会帮你的。如果你仍像这样子,那你就自己搞定吧。”

“去你的,那根本没有道理!”波特咆哮道。

带着伤心,波特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在他转过身,重新走进雨中的时候,身后,马特正把电视机的声音扭大。波特因此能听到“某人今夜救我一命(Someone Save My Life Tonight)”的一段音乐,渴望的感情由是弥漫空中。

向左转去,波特前行在缓缓落下的雨点中。他正向小河的方向前行着,没有要回去他那旧拱桥的理由。(因为)那些苏格兰混蛋会殴打他一顿的。近桥处有一场所,在新公寓区旁边,有时会一些人在那里露宿睡觉。“也许我会去那里,”他想道,“看看我是否能找到一些保暖的东西,(顺便)期待明天带来些什么。”

 【第二章  结束】


【Fanart毁本尊2333】

 这次“被毁”的本尊是国内有“千面小生”之称的刘小锋——感谢某电视频道之前播的那部抗战剧《炮神》ヽ(ー_ー)ノ

小锋在剧里饰演一个有点傲娇性质的军*官杜清明——虽然角色最后是死了,但是那种傲娇的表情,始终让主页菌难以忘却。

更神奇的是,小锋跟阿挑(沈晓海)是好友!!!(OMG,宁王爷是你好友(`・ω・´)!!主页菌居然不知道!!)

再后来,主页菌被《王勃之死》这片彻底拉入小锋的坑,从此发现自己再也爬不出来了……

自问关于国内墙头的fanart不多,第一个画的是淳于珊珊,第二个就是小锋了~~~ 但愿主页菌的毁灭程度还没有达到太高级的水平 2333

【手办伤钱包T-T】算上这款,目前已入手了6款康纳——“千军万马避白袍”的狂战士,吸引了某只不顾一切“买男人”的狂妹📄😱😱😱
在某宝买回来的散货,无盒,配件齐,做工尚精细!最最重要的是,不觉得他有脸崩🤔🤔🤔……
(嘿嘿,还有射箭版、PA改和'最后一击'款的😏😏
不买了!我还要留着💰入手法棍诺呢)
鉴定结果:主页君乃狂妹纸一只

【寻找我喜欢的音乐】Rufus Wainwright- across the universe

最近电视上总播着那个三星手机广告,广告的重点是展示自家的产品多么的好(废话,难道还有其他的吗?)

但是我的重点,是广告里的背景乐,当时我以为是Jason Mraz的歌,结果百度后才发现原来是Rufus Wainwright的,这是一个来自加拿大的歌手。不错不错,我今天发现个新事物!

【附:歌词】

Across the universe-Rufus Wainwright 越过万物

Words are flowing out like endless rain into a paper cup.话语不断涌出,就象无尽的雨滴入纸杯。
They slither while they pass.它们划过时尽显其飘逸之姿。 
They slip away across the universe.它们滑落着最终越过万物。
Pools of sorrow.愁积的水潭。
Waves of joy are drifting through my open mind.欢乐的浪花,都从我开放的头脑中流过。
Possessing & caressing me.刹那间拥有了我,爱抚着我。
Jai Guru de Va Om ! 永生 大师 及 天神 振旦!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world ! 没什么可以改变我的世界!

Images of broken light which dance before me like a million eyes.破碎的灯影(如百万双眼睛)在我面前舞着。
That call me on & on across the universe.这一切都在不断呼唤我跨越万物。
Thoughts meander like a restless wind inside a letter box.思绪象不平静的风在信箱里蜿蜒着。
They tumble blindly as they make their way.他们仓惶盲目地寻找着出路。
Across the universe.跨越过万物!

Sounds of laughter,shades of earth are ringing.欢笑的声音,地球的阴影,混合鸣响。
Through my open views inviting & inciting me.通过我开放的视野邀请及煽动着我。
Limitless undying love which shines around me.无限、永恒的爱情照耀着我。
Like a million suns,it calls me on & on.如同百万个太阳,不断呼唤着我!

(上述歌词来自 https://tieba.baidu.com/p/1161651653)

No Vacancy  中英法字幕-OneRepublic & Amir 高清MV-音悦台

【寻找我喜欢的音乐】 开头一句,必须是“谢谢RCN字幕组”!(让我更好地了解歌词的意思)

第二句:对我来说,这是奇妙的故事,得从一年前的欧视说起……

下文开始:2016年的欧视,因为有男神——俄罗斯Sergey Lazarev参赛,所以我第一次知道并关注了欧视!“噢噢,二谢可要拿冠军啊!!”然而二谢的参赛曲You're The Only One歌词俗得不行,所以我就没对二谢夺冠报太大希望。后来,机缘巧合,我在YouTube上听到了Amir的参赛曲J'ai cherché,“哇,这首好听啊,这才像夺冠曲啊!”

就这样我入了Amir的坑,成为了他的粉丝(虽然我是个法语盲)!!!

————下面重点来了——————

我在Amir的twitter得知,原来Amir和我都是OneRepublic的粉丝!!!而且我觉得,他粉1R的程度比我更深:从他在公开场合改编翻唱1R的《Counting Stars》,从他第一时间就在自己官推上转发1R新专《Oh My My》…… 后来,我在推特上看到Amir和1R见面并合照了的消息,我那时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有一次合作的机会的!

这不,No Vacancy法语版的出炉,就证实了我的想法~~

There's no vacancy , ever since I met you

no vacancy because of you

纵使还没明白歌曲的you,到底是指代了谁;但现在在我看来,1R和Amir你们就是歌曲中的you,填补了我内心中的某块空白,让我的精神世界又丰富了一层,Je te remercie~~~

(小番外:之前在1R的贴吧里有人觉得胖子和Amir看起来有基情,唔唔唔唔,如果有那也是高山流水,知音样式的基情而已)

【至于我是怎么成为了1R的粉丝,呃,这说起来也是个奇妙的故事啊!日后待续~】

Built To Last-Melee 高清MV-音悦台


【寻找我喜欢的音乐】今天无意中找到了这首歌曲,听说是三星某广告的广告歌曲~~

前奏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喜欢的风格~

Melee,是个乐队吗?(让我扒扒你们的简介先)

(自译)《反击》-第二章(9)

“正如我说的,这里没酒,”马特说着,变得愤怒起来。

“我们可以给你提供床铺休息,再说,从你的样子看,我们该会试试在早上给你找位医生看看。”

“我需要的是杯酒,不是个烦人的医生!”

马特走近一步,虽然他身材有点瘦,但他在招待所工作很久了,并不会被任何在这里露宿睡觉的人吓倒,“你需要按这里的规矩做事,伙计,”他说道。

“他妈的,我会给你付钱的,”波特呵斥道。

他在口袋里四处搜寻,掏出了两张信用卡,这是他在早上从一位女士的小钱包里拿到的。那两个苏格兰家伙把他口袋里的现金都拿走了,却留下了信用卡。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是在沃克斯豪尔里地下经营的无证店铺,他们也不会允许他们用信用卡支付的。波特把信用卡在马特面前扬了一下,“我会付酒钱的。”

马特扫视了一下信用卡,“你现在叫‘海伦(Helen)’了,是吧?”他说着,一边读着塑料细条上写着的名字,“非常迷人的名字,它很适合你啊。”他直视着波特那红肿起来且充血的双眼,“我们这里是帮助像你这样的人的,而且我们做得非常好。但是我们对可恶的小偷们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