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狼S

偶尔脑洞打开,自言自语
偶尔兴意大起,多产多发
偶尔生活古怪,不吃不睡

不偶尔,吾甚喜欢看剧集
不偶尔,吾甚喜欢画男性
不偶尔,吾甚喜欢搞创作

(自译)《反击》-第二章(8)

马特后退了一步,波特跟着他进去奥尔西特(Orchid)中心,入口的走廊粉刷着黄绿色,散发着一种消毒剂瑜烧焦卷心菜的气味。马特的办公室放着一电炉和一台小电视机。墙上的时钟提示着现在已经9点了,“波特,这里没有酒!”马特厉声说道,“这你可知道的。”

波特正醉得摇摇晃晃,试着保持平衡。他体内流动着足够多的伏特加酒,这让他难以直接站起来。一瞥电视,他看见了佩里·科林逊。后者在谈论着关于凯蒂·达特莫斯的事情:这是对他今天内早前看到的同一访谈的回复。当他说完丘吉尔(Churchill)的原话,报道的画面就切换到一个金发碧眼、穿着时尚,生于50年代末的女子。这是对凯蒂她妈妈的采访。她来自汉普郡(Hamshire)的家乡小村。当提及他们多么担心凯蒂和他们多么坚定第想再见到她时,凯蒂的母亲便满眶泪水。“有什么关于凯蒂·达特莫斯被绑架视频的最新消息,我们会及时回来报道。”新闻记者最后总结道。借着,屏幕画面退换成凯蒂·达特莫斯优雅的照片。她看上去皮肤白暂,而且鲜艳夺目。同时,电视播放了一段歌曲,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的“某人今天救我一命”(Someone Saved My Life Tonight),这段开场弦曲满带渴望。

“我很需要喝上一杯,”波特将视线离开电视屏幕,愤愤说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