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狼S

偶尔脑洞打开,自言自语
偶尔兴意大起,多产多发
偶尔生活古怪,不吃不睡

不偶尔,吾甚喜欢看剧集
不偶尔,吾甚喜欢画男性
不偶尔,吾甚喜欢搞创作

(自译)《反击》-序章(23)

“快跑啊,伙计,”史蒂夫呵斥着,“这是特勤团,我们受雇来作战,来打胜仗,而不是来丢了只手,不是因为我们蠢得厉害,不懂得何时离家,所以要躲在书桌后面来度过我们职业生涯的余生。”
波特愣住了,他准备说些什么,但见史蒂夫已经告诉凯斯他们该如何保证楼房足够安全,好让直升机能着陆到屋顶上。
他紧紧拿着他的枪,向上看了一眼楼梯,布莱顿正站在他右边:这人怕得发抖,甚至受惊过度不能言语。波特奔跑过来,双脚不停重击着混凝土的地面,他掖着布莱顿和他一起跑,飞跃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冲上了露天屋顶。在下面,波特只见团里其余的人正发出更猛的攻击,牵制着他们的敌人。在头上,只见直升机在屋顶上仅几尺距离盘旋着。很快地,他跑过最后仅有的几码路程,一把抓紧Puma直升机的门道,把又喊又叫的布莱顿推进敞开的门口,自己则摔倒在机上。他大喊着让飞行员载他回去,然后解开机器底部的急救装备。彪马直升机上飞进入空中,开始高飞越过城市,飞向大海。波特这才找到杀菌剂,因为他把杀菌剂溅泼在他曾经有过发炎的短粗的手指上,他疼得呲牙咧嘴。如果他那时不马上清洗伤口,那就有可能不得不把受伤的部分从手腕处砍掉了。
“只剩下一只手的家伙再也不会被特勤团征用了。“
波特从正在工作的手术室缓缓走出,医生们给他注射抗生素搞得他头昏脑涨的,注射进手臂和胸部的局部麻醉让他变得麻木与迟钝。“这真是难熬的一个小时,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他自言自语。自从着陆在多塞特号的甲板后,布莱顿就被带走了,他还怕得发抖又呜咽着。接着波特很快就被带去看医生,医生很快地诊断出,他们能保住那只手,但前提是要切掉剩余的组织和骨头,并切掉两只丢失了的手指剩余的部分。于是他们在甲板上进行了手术,但他很可能在黎明就被送去塞浦路斯(Cyprus,地中海东部一岛)接受更多的治疗。“如果你有保留断指,那我们就把他们重新接回去。”在看到波特手指的剩余部分,医生不安却又高兴地说道。
“是的,嗯,一些阿拉伯混蛋向哦我们投来手榴弹,”波特吼道,“所以,当时真没什么功夫到处去寻找可能从你身上被打掉的一点东西。”
这台手术总共花了不超过20分钟,而且医生们也保证如果他能保持伤口清洁,那他就能好了,而且需要持续使用大剂量抗生素。他已经是幸运的了,他们如此告诉他。伤口很快就止住了,所以他不至于失血过多,不论如何,他挺过去了。
“如果你要抱怨受伤了,特勤团的合同是没有关于这事的条文的。”在走上通往甲板的楼梯时,波特就这样劝自己,都是那混蛋科林逊的错,让他跑上门道那边。不过,那都过去了,在战场上,一切皆有可能,你只要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就好。
他看向大海,掏出一包东富门牌香烟,窝着手挡住风,点燃了香烟。他答应过戴安娜如果她怀孕的话,他就戒烟,并在以后的生活中不再抽烟,但他也知道尼古丁能麻痹伤痛,一旦麻醉剂效力消退,这伤痛不可避免地卷土重来。
所幸我不需要用左手拿烟,他自己苦笑一下,把烟灰扔进大海。海水正涌涨在船的周围,幸运之神眷顾,他的事业不至于太过受挫。特勤团里不知有多少人都失去了手指。如果要他们继续扛枪瞄准,那不会难得倒他们。只要你没残废,一个伤口甚至能帮你获得成功,它向外界展示着你是可以杀敌的。

评论

热度(1)